第二週都柏林大躍進總整理 30.10.17-05.11.17

第二週都柏林大躍進總整理 30.10.17-05.11.17

1. 這裡的悠遊卡叫做Leap卡,是綠色的上面有一隻青蛙的圖案,真的要相信他,因為在都柏林的交通真的就跟跳棋一樣處處要用點跳點的方式行動,

基本上所有公車都會到市中心,說是方便嗎其實也是有點顧人怨,因為如果要從東北邊的郊區移動到西邊的郊區除了開車一途,搭公車就要先到市中心再跳去西邊很花時間,近五年來愛爾蘭因低稅許多大企業總部入駐,順帶增加許多人口,不僅房市大躍進,也正在蓋新的LUAS輕軌電車,不過據說這裡施工也是出名的久,能像倫敦地鐵的Central Line一樣環狀線可能還要好一段時間,不知道為什麼不跟澳門一樣做環狀公車,住郊區去市中心太花時間所以大家寧願一個月300歐四人擠一間單人房也要擠在市中心,我才會租不到房子啊哭。

2. 與英格蘭不同的地方之一就是這裡所有重要的東西都是綠色的包含郵筒,所以愛爾蘭國慶聖派翠克節就會看到一片綠油油,別名又稱為翡翠島 Emerald Isle,出自於其最著名的青翠景色,來自墨西哥灣暖流帶來的濕氣,由西而東帶給愛爾蘭豐沛的雨水滋潤土壤,因此實際上當水氣到達東邊的都柏林時已幾乎蒸發,算是全愛爾蘭最少雨的地方,不過聽說接下來會狂風暴雨讓你完全不想出門,既然這樣為什麼來個颶風大家怕成這樣呢?不是早該習慣了嗎?台灣人可是颱風之子啊!

3. 週一去參觀了民宿附近的Kilmainham Gaol Museum,這是愛爾蘭最古老的監獄,過去關著的都是一些罪狀不重的小奸小惡,因為被英格蘭統治時期生活過於艱苦,甚至連在路邊乞討都是一種犯罪會被關進監獄,不過跟過年前宵小猖獗的道理一樣,被關反而不會餓死,當時全國死亡率比監獄中被暴露在諸多傳染病風險下的犯人們還高。在1916年復活節起義時期理所當然也關著為著愛爾蘭共和國獨立起義的反抗人士,其中一位Joseph Plunkett在被處死前二小時與畫家未婚妻完婚,並在獄卒監視,不得碰觸彼此的情況下度過結為夫妻最初也是最後的十分鐘,二人因內心千言萬語反而在當下相視無言。還有個18歲少年James Fisher於英格蘭宣布愛爾蘭可獨立建國並保留北愛爾蘭的後引發的內戰期間(有些人支持屬於大英帝國,有些人支持愛爾蘭獨立)所頒佈的緊急法令,平民不得持有槍械而被捕入獄,並於七天後處死,博物館內還保留他被處死之前寫給母親最後的信,在信的最後可以看到因快寫不下而扭曲的字體寫著母親我將死了,但我非常快樂,我愛妳,我愛妳,完全可以想像一個十八歲的少年,受著極度傳統天主教的教育,在他將死之前還被剝奪與神父告解自白領受祝福的權利,就這樣離開人間。目前參加過的都柏林景點,除了商業價值極高的Guiness酒廠,幾乎都還是走old school風的真人導覽,但都講得非常生動幽默有趣,讓人身歷其境非常值得,可惜目前還沒有開發中文的導覽。

4. 終於在愛爾蘭找到零食的寄託,不愛吃甜食的我唯獨對Haribo小熊軟糖和Licorice甘草糖這類很有嚼勁的小零嘴情有獨鍾,這幾天在MACE超市發現愛爾蘭心頭好-Wine Gums 一開始還以為它是口香糖還跟店員確認,差點與它錯過,我說我想找chewy一點的糖果,她說對這就是了,這不是chewing gum他是gum,完全一頭霧水但吃了驚為天人,豬女如我果然還是不經一吃不長一智,原來candy是硬的糖果,這種果膠糖叫gum(應該是吧)(其實沒查證),另外雖然叫wine gums但可不是酒精口味的糖果唷(另一盲點至今未解開)。

5. 嘴巴說要當散財童子其實很怕窮死餓死的我,出發前一週在LinkedIn上看到一個職缺可以直接用LinkedIn easy apply我想都沒想就投了,想說反正不會上(自己永遠是自己的敵人啊!)
結果公司很快就回了還約我隔天就去面試,當時還在台灣又怕講了被嫌棄,只好語意不明的推托說人家這禮拜不方便下禮拜好嗎(?)於是乎一到都柏林的隔天就要面試超hardcore,第一關與店長相談甚歡,當天下午就接到二天後第二關面試的通知,這次是與零售部門經理與人資經理同時面試,感覺順順的,我說的笑話他們都有笑(?)接下來是萬聖節長假,所以人資經理說最快會是週二通知,當天我覺得胸有成竹立刻去把自己喝醉還在酒吧遇到面試我的店長,但她什麼都不肯透露,導致週六酒醒立刻賞自己一巴掌覺得哪有可能這麼好一定沒上,於是週六週日週一我就在恐懼焦慮的投履歷跟找房心情像隻在峭壁上衝撞的山羌般度過哪兒都沒去。週二早上甚至早餐有點吃不下,直到中午一點整竟然真的接到人資的電話叫我去上班,廢話那麼多其實就是說禮拜三開始正式成為愛爾蘭牌全職銷售員惹,目前已經上了三天班,本想開個銷售員之屎部落格(連名字都想好了)抱怨結果同事每個都超好嚇死寶寶,週六還不小心是當日最高銷售。



%d bloggers like this: